從絕境到蒙福「從絕境到蒙福 Only He Can! 分享會」後記袁幼軒偕父母與大家分享如何脫離沉溺絕處逢主,從逆到順,浪子回頭,蒙福再生袁幼軒昔日是大毒販,今天卻成為神學教授,四處分享主的作為袁幼軒在「恩福堂」的分享會有過千人參加,聽了見証後,有8人決志信主由「真証傳播」聯同「宣道會北角堂」及「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」主辦的「從絕境到蒙福 Only He Can! 分享會」已於2008年1月4、5日晚上(北宣舉行)及6日下午(恩福堂舉行)順利完成。三場聚會的參加人數約有1,500人,當中不少是來自其他教會的主內肢體,也吸引了一些未信者到場。在第三場恩福堂的聚會當中,更有人在講員蘇穎智牧師的呼召下信主得救。願神今後繼續使用袁幼軒一家的生命見証,祝福更多人!袁幼軒在三場分享會中述及自己是美國土生土長的華人,他的父親(Leon)早年從台灣移民美國,邂逅一樣是從台灣來的母親(Angela)後,隨即結婚,但由於當年父母均未信主,也不懂相處之道,所以帶來不少傷害。儘管他的父親是擁有兩個博士學位的牙醫,家中在美國各處有物業,也擁有豪華汽車,但袁幼軒一家生活並不美滿;物質上的豐富未能為家人帶來快樂。到袁幼軒長大後,其父母因感情日差,終步上辦理離婚手續之途。就在父母快要離異的同一時期,自認是天生同性房屋二胎戀者的袁幼軒向父母宣告:「I am gay!(我是同性戀!)」令父母的境況更加雪上加霜。他的母親因婚姻破裂,加上無法接受兒子所堅持的生活方式,生無可戀,決定自殺。但蒙神憐憫,她在搭火車去見兒子最後一面時,在車廂中因閱讀福音單張而信了主,從而明白何謂上帝無條件的愛,叫她可以去愛悖逆自己的兒子。緊跟著,她在一位師母的栽培下一連六星期整天查經,令靈命有了長進,其後一步一步的在上帝的拖帶下與丈夫復和,修補了家庭的缺失。袁幼軒在「北宣」進行了兩場的分享會以下是袁幼軒的見証:「我在一個不太認識神的家庭長大。自小我就和很多美藉華人小孩一樣:順從父母、在學校循規蹈矩,當然,還要練習鋼琴。但我自小就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。直至我入讀牙醫學校,我不再隱藏自己是同性戀者,公開地在同性戀社區中生活。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父母,我母親痛心欲絕,當時她還未成為基督徒。但後來神透過一本小冊子改變我的母親,小冊子上講述我們所有人都是罪人,但神仍然無條件愛我們,她知道正如上帝可以愛她,她也可以愛我。我所有課餘時間消磨在同性戀俱樂部,並開始染上毒癮。我身為一個牙科學生並沒有多少錢,為了賺快錢吸毒,我開始販毒。我的客戶是同學,朋友,甚至是學校的教授。那幾年我一直過著雙面人的生活,不料,只差票貼四個月就要畢業的前夕,我居然被大學當局開除了。於是我搬到更繁華的大城市亞特蘭大去了。我很快就掌握了毒品行業,負責供應全美東南部11州販毒品的批發商。不單如此,我每天不斷交換不同的同性戀對象,沉浸在同性戀行為之中。我的父母嘗試接觸我,到亞特蘭大探望我,但第二天我就把他們趕走。我父親離開時把他的第一本聖經送給我,但他們一走我就把聖經丟進垃圾桶。我實在已經無可救藥,但我父母不看人的絕望,而是仰望神的應許。有超過一百位祈禱勇士為我向神祈求奇蹟發生,我母親在七年間每週一為我禁食祈禱,其中一次連續禁食祈禱了39天。她在祈禱室裡為我切切禱告,若要改變我,除非奇蹟發生,而這正正是神要施行的。神的答覆發生在:有一天有人敲我的房門,我打開門,出現在我面前的是12個聯邦毒品管制中心的官員,連同亞特蘭大的警察,加上兩隻大狼犬。他們充公了我的錢,以及相當於9.1噸大麻的不同種類毒品。本以為有光明前途的我,就像其它囚犯一樣被關進了監獄。我打電話回家,我母親接到我的電話非常興奮,因為這是我幾年來第一次打電話回家。她毫無懷疑的相信,這是神回應她禱告的開始,她在一張小紙頭上寫下了神給她的第一個祝福:『幼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。他終於打電話回家了。』 我在監獄日子,她不斷在紙頭上記二胎下神對我的祝福,如今這些累集在一起的小紙頭已經比她的身高還長。剛被關進監獄後的第三天,我經過一個垃圾桶時,垃圾上有一本書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那是新約聖經。我開始讀聖經,並不是因為我認為它能解決我的問題,只是為了消磨時間。然而我們的聖經不只是印在紙上的墨水,而是上帝的氣息。有一天晚上,當我躺在床上,我注意到在我上面的床板上寫著幾個字:「如果你很無聊,就唸耶利米29章11節 (『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,是賜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災禍的意念,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。』) 在那時刻,我忽然領悟到,在我人生走到了盡頭無望時,神告訴我,無論我是怎麼的敗壞,做了多少壞事,祂仍然有個好計劃給我。神會給我足夠的力量,並且一步一步地帶領我完成祂的計劃。當我讀聖經,我看到神很清楚、明顯地對同性戀行為定罪,這是我不能迴避的。然而因著耶穌的死亡,我們已得蒙救贖和更新。我領會到,我情慾的傾向並不代表我。我的身份不是一個同性戀者,或是雙性戀者,我是神的孩子,一切單單以主耶穌為我生命的中心。神說:「你們要聖潔,因為主是聖潔的」。我一直以為同性戀的相反是雙性戀,但事實上同性戀的相反是聖潔。神告訴我不要把注意力放我的性傾向上面,而是專心一意去追求主的聖潔和純真的生活。隨著時間汽車借款的過去,神慢慢地把祂對我的計劃向我顯明。主召喚我作全職的神職工作。於是我拿了慕迪聖經學院的申請表,但我發現我需要有三位認識我是基督徒一年以上的人為我寫推薦信。我只有請監獄的牧師,和一位監獄警衛,加上一位監獄室友,寄上這三封推薦信。最後一場分享會完滿結束,袁幼軒一家與「真証傳播」同工及友好合照奇妙地我竟被取錄了,並於2001年八月入學,剛好在我從監獄釋放後的一個月。我在慕迪學院畢業,最近又在惠敦大學神學院得到聖經研讀碩士。現在,我回到慕迪學院教書。我萬萬沒有想到今天我會從一個囚犯變成神學院教授,惟獨神可以這樣作到!我希望這部電影不是用作為針對同性戀群體的武器,而是成為這個群體之中的一束光和真理。教會的態度不應單單指出同性戀是罪,救贖和更新同樣臨到同性戀者身上。同性戀群體不是一個敵人的營地,而是一個禾場。我的禱告是,當看完這部電影,觀眾不是看到袁氏家庭有多好,「真証傳播」這個機構有多好,而是看到我們的神多麼奇妙、偉大!」編者按:「真証傳播」正籌備將袁幼軒的見証拍成電影,預計在2008年底上映。超連結: 蔣朗今~蒙上帝垂聽的禱告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整合負債
創作者介紹

ching

pj63pjvu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